<code id="bvirb"><ins id="bvirb"></ins></code>
<progress id="bvirb"></progress>


<dfn id="bvirb"><del id="bvirb"></del></dfn>
<cite id="bvirb"><del id="bvirb"></del></cite>
      1. 天悦棋牌官网

        加載中…
        個人資料
        晚風暮雨PLUS
        晚風暮雨PLUS 新浪個人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1,797,584
        • 關注人氣:371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小:

        猴哥立功!宋朝官員巧用幾十只猴子,燒毀叛軍山寨,殲敵數千人!

        (2019-10-10 19:56:50)
        標簽:

        趙遹

        宋徽宗

        卜漏

        晏州之戰

        分類: 兩宋

        文/晚風暮雨


        戰爭并不完全是人與人之間的較量和廝殺,動物也常常被廣泛用于戰爭。


        早在戰國時期,中國就有動物參與戰爭的記載,齊國名將田單憑借“火牛陣”擊敗燕軍的故事更是膾炙人口、婦孺皆知,比田單稍晚一些的北非迦太基統帥漢尼拔也留下將大象用于戰爭的記載。

        猴哥立功!宋朝官員巧用幾十只猴子,燒毀叛軍山寨,殲敵數千人!

        動物在戰爭往往能發揮超乎想象的作用,因此,歷朝歷代幾乎都有將動物用于戰爭的例子。


        北宋末年發生的一起用猴子燒毀敵人山寨的事跡,同樣精彩絕倫!


        一,不堪壓迫 揭竿而起 


        宋徽宗政和年間,賈宗諒擔任四川廬州安撫使,此公是武官出身,生性殘暴且貪得無厭,極力壓榨和盤剝當地少數民族部落,引發不滿。


        后來,賈宗諒設計陷害了某個部落的首領斗箇旁等人,將他們杖脊、刺配。


        這個舉動,徹底激怒了當地少數民族!


        政和五年(公元1115年)正月,晏州多岡部首領(晏州部落多為僰人)卜漏聯絡各個部落高舉反旗,正式拉開武裝起義的序幕,參與的各部落人數超過10萬!

        猴哥立功!宋朝官員巧用幾十只猴子,燒毀叛軍山寨,殲敵數千人!

        卜漏利用正月十五晚上舉行燈會的時候,攻占梅嶺堡,梅嶺知寨高公老逃走,但他的老婆和財產全被虜獲。


        知寨高公老的老婆趙氏是宗室女,他們夫妻二人和卜漏是相識已久,經常一起飲酒作樂。


        高氏夫婦經常會攜帶精美的酒具到卜漏居住的思峨洞做客,卜漏看到這些名貴器具(應當也同時看中了趙氏),艷羨不已,多次產生過把它們據為己有的念頭,所以起兵之后,第一個攻擊的目標就選擇了高公老所處的梅嶺堡。


        占領梅嶺堡后,卜漏毫不客氣的將覬覦已久的金銀酒具據為己有,同時,也霸占了高公老之妻趙氏。


        卜漏在城內燒殺劫掠一通后,挾持一些壯年男子和年輕女子,返回思峨洞老巢。“全城被害,焚廬舍,掠子女,虜守把寨官高公老妻族姬等家屬(1)”


        趙氏被擄后不甘受辱,自殺而死,被朝廷追贈為“節義族姬”。

        猴哥立功!宋朝官員巧用幾十只猴子,燒毀叛軍山寨,殲敵數千人!

        趙氏是濮安懿王的曾孫女,濮安懿王名叫趙允讓,是宋英宗的親生父親,也是當朝徽宗皇帝的曾祖父。


        按照輩分計算,趙氏和徽宗應為同輩,而且同為濮安懿王后人,血緣關系很近,故趙氏被卜漏霸占的消息傳到東京后,徽宗震怒,嚴令四川當地文武官員,火速討平卜漏。


        從平定王小波、李順起義至今,四川和平已久,“人巽懦不習兵,所至闕戰守備(2)”,聽聞卜漏起義的訊息后,一時間各地人心惶惶。


        二,攻城掠地 屢敗官軍


        梓州路轉運使趙遹在轄境巡察,行到昌州時得到叛亂的訊息,立即趕往瀘州,提點刑獄賈若水也緊隨其后到達。


        趙遹擔心卜漏渡過瀘水北上,急忙派賈宗諒率兵趕赴江安,阻擋叛軍,同時傳令附近州縣為官軍提供糧餉。


        成都、利州、夔州等地的援軍趕來后,與賈宗諒所部會和,共計一萬余人。

        猴哥立功!宋朝官員巧用幾十只猴子,燒毀叛軍山寨,殲敵數千人!

        此時,卜漏部下再次進犯武寧、樂共、梅嶺堡等地,賈宗諒率軍與戰,結果大敗,裨將陳世基等戰死。


        卜漏屢戰屢勝,志得意滿,號令部下四處出擊劫掠,四川各地大震。


        樂共城監押潘虎誘殺羅始黨族首領五十人,導致其部族聯合卜漏攻城報仇。


        趙遹帶領親兵趕往樂共,捉住潘虎,然后向朝廷上書彈劾潘虎誘殺無辜、賈宗諒激變晏夷之罪,徽宗下詔處死潘虎,罷免賈宗諒,以康延魯代替,聽趙遹節制。


        宋徽宗在詔書中還說:“如晏夷尚敢猖獗,即仰前去掩殺;若已退散著業,或悔過歸降,即不得要求功賞,別生事端。(3)”


        趙遹遵照徽宗旨意,先后招降叛軍千馀人及叛軍首領斗岡等二百四十七人,不久,叛軍首領卜漏等人也下山投誠,與趙遹歃血為盟,表示一心歸宋。趙遹犒以酒食,允許他們重操叛前舊業,同時分兵修復梅嶺堡,并筑城修寨,防止夷民再次反叛。


        三,降而復叛 占據險要


        部分夷民投誠后依然外出剽掠,與當地居民沖突不斷。趙遹見狀,急忙上奏皇帝,請求調動秦鳳、涇原、環慶三路兵馬支援,一舉剿滅夷民。

        猴哥立功!宋朝官員巧用幾十只猴子,燒毀叛軍山寨,殲敵數千人!

        徽宗任命趙遹為瀘南招討統制使,王育、馬覺為同統制,雷迪、丁升卿軍前承受,孫羲叟、王良弼應副錢糧,并聽遹節制。


        卜漏等人聞訊,再次上山,將大本營設在輪縛大囤,重舉反旗。


        趙遹兵分三路,親督王育由樂共城路,命馬覺以別部由長寧軍路,張思正由梅嶺堡、水蘆氈中路,期悉會于晏州輪縛大囤,與陜西三路兵馬會合。


        宋軍節節獲勝,攻克沿途夷民叛軍據點,于十一月上旬完成對輪縛大囤的合圍。


        卜漏的大本營輪縛大囤,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史書稱“其山崛起數百仞,林箐深密(4)”,而且各路逃亡的夷民叛軍全部聚集于此,人數眾多,他們“壘石為城,外樹木柵,當道穿阬阱,仆巨枿,布渠答,夾以守障,俯瞰官軍。矢石所中皆靡碎,遹軍不能進(5)”


        叛軍居高臨下,投下矢石,宋軍被砸中就會喪命,“中者即齏粉(6)”而且叛軍善于用弩,且“以藥傅矢,中人,血濡縷輒死(7)”。

        猴哥立功!宋朝官員巧用幾十只猴子,燒毀叛軍山寨,殲敵數千人!

        宋軍用強弩仰射,但叛軍全部都在強弩射程之外,宋軍多次進攻均告失利,損失慘重,只能采用圍困之策,趙遹等將領束手無策,無計破敵。


        四,巧用猿猴 火燒敵營


        巡檢種友直偵查發現后山一條懸崖峭壁可直上敵營,而且因為險峻,并無叛軍防守。


        接到報告后,趙遹想到了破敵的妙計。他一面命令種友直等軍官帶領部隊從正面輪番佯攻,不給叛軍喘息的機會,“未旦,鼓而進,迨夕則止,賊并力拒戰,不得息。(8)”一面命令部下找土人捕捉猴子。

        猴哥立功!宋朝官員巧用幾十只猴子,燒毀叛軍山寨,殲敵數千人!

        當地盛產猴子,很快就捉到幾十只,“束麻作炬,灌以膏蠟(9)”綁在猴子身上,然后派遣兩千善于攀爬的士兵,利用黑夜的掩護,帶著猴子從后山的峭壁爬上,到了叛軍山寨欄柵外面后,點燃猴子身上的麻繩,趕入山寨內。


        山寨的廬舍都是竹子搭建,猴子四處亂竄,所到之處,房屋皆被點燃,叛軍被宋軍的車輪戰折騰得精疲力盡,正在呼呼大睡,見到起火,急忙跳起號呼奔撲,可惜火勢太大,已無法撲滅。


        趙遹看到山寨起火后,命令部下從正面強攻,攀崖而上的宋軍則從寨后殺入,兩軍夾攻,叛軍大敗,被火燒死者和掉下懸崖摔死者不可計數,宋軍共俘斬數千人,這場戰斗后來被稱為“晏州之戰”。


        叛軍首領卜漏趁亂逃走,奔至輪多囤,被宋軍追上俘虜,后被押送到東京處死。


        趙遹自入酋境至破輪縛大囤,共平定平州二,縣八,諸囤三十余城,拓地環二千馀里(10),因公被朝廷授予龍圖閣直學士、熙河蘭湟經略安撫使,拜兵部尚書。宋人繪有《趙遹瀘南平夷圖》圖畫,現藏于美國納爾遜·阿金斯藝術博物館。

        猴哥立功!宋朝官員巧用幾十只猴子,燒毀叛軍山寨,殲敵數千人!
                                              趙遹瀘南平夷圖(局部)

        晏州之戰,宋軍面對居高臨下、據險而守的叛軍,并沒有一味強攻,而是采取正面佯攻,疲憊敵人,暗中卻派部隊攀登懸崖而上奇襲的策略,并巧妙的使用猴子縱火焚燒敵寨,取得最終的勝利,并且在人類利用動物進行戰爭的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卜漏起義,最初是反抗貪官剝削,值得稱道,遺憾的是,他起兵之后,無視軍紀,縱容部下四處燒殺劫掠(他也搶走了知寨的夫人和財產),給當地造成巨大損失,使一場反抗壓迫的正義之戰變成了荼毒居民的災難,從這點來看,卜漏死有余辜,并不值得同情。


        引用資料:

        (1)《續資治通鑒長編拾補》·卷三十四

        (2)《續資治通鑒》·卷九十二

        (3)同上

        (4)《宋史》·卷三百四十八

        (5)同上

        (6)《續資治通鑒》·卷九十二

        (7)《續資治通鑒長編拾補》·卷三十四

        (8)《宋史》·卷三百四十八

        (9)同上

        (10)《續資治通鑒》·卷九十二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天悦棋牌官网